??

ABOUT US CONTACT US BLOG

WELCOME SINGAPOREDU.CN

LOGOUT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ag游戏大厅登陆|官网 > 热点资讯 > 列表
2019-02-28 15:36:45 | 点击: | 热点资讯
我的家庭教育200课第21课

中心话题:“问题孩子”标签下的生活

?

? 教育的一个原则是接纳孩子的个性,因人施教。虽然这很难,尤其是孩子的个性与成年人的世界相违背的时候。今天的学校教育并不鼓励孩子发展个性,学校教育的目标是为社会制造“标准件”,在k12教育中幸存下来的有个性的孩子寥寥无几。作为成年人,我们往往只看到他们不听话、目无权威、不守规则、冒失犯错,却看不到在所谓“离经叛道”、“错误百出”的背后,这些孩子是如何在教训、处罚、轻视、嘲笑下,一步步放弃了尊严和梦想的。

?

? 作为家长,如果你的孩子碰巧就是前面提到的那寥寥无几孩子中的一员,他既是“标准件”,又个性鲜明,有健康人格和独立精神,那么恭喜你,绝大多数家长没有那么幸运,绝大多数孩子也没有那么强的可塑性。有些孩子,他们可能自私、冷漠,也可能懦弱、没有主见和生活能力,但他们听话、守纪律、学习好,在当下的价值观中,他们被贴上“好孩子”的标签。而那些不足,隐在被认同的标签下面,通常在这些孩子长大后暴露,成为个人和社会的障碍。有些孩子,他们可能热情、积极、活泼好动,也可能好奇、专注,学有所长,但他们固执己见,不听话,容易制造麻烦,最主要的,主科学业不突出。他们往往被贴上“问题孩子“的标签。这个标签后面的孩子,多数面临着学校和家长的双重管教,目的是把他们压到“好孩子“的模版里。

?

? Cathy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问题孩子”。她的聪敏和勤奋、专注仅表现在感兴趣的事物上。大量的阅读及知识涉猎,让她脑中积存了比这个年龄能理解的东西多得多的内容。在我每天跟她的接触当中,看得出她在整合、思考,也看得出她的疑惑、纠结。Cathy经常在我忙碌或专注做某件事情的时候冒出来问问题或者要跟探讨东西,让我大光其火,每次都严肃地告诉她:“在你要打断别人之前,先问问别人是否有时间。”昨晚,在我发烧、头痛,睁不开眼,坐卧都不舒服的时候,她又跑到我面前,兴高采烈地抛出一个问题,被我一句话止住。她见势不好,到餐厅去帮我倒了一杯水端过来。

?

?

?

? 10岁的孩子,为什么屡教不改,屡错屡犯?今早,说好的吃过午饭一起去姥姥家。按照惯例,Cathy要先“走出丛林”。十点半左右,我检查她的任务完成情况,原本一小时前就该完成的任务,她还没有做完。又过了二十分钟,她慢吞吞地拿过作业,期期艾艾,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用问,这是没有做好。检查结果跟我预期的一样。虽然没有看到她在看“课外书”,但我知道她一定是因为看书占用了任务时间。我请她把书拿出来。过了好几分钟,她出来了,手里抱着一大摞书!



?

? Cathy领受了狠狠的教训。我悲伤地看着她:“你今天死在了丛林里,丛从规则是先走出丛林再去做其他事情,你再次违背了它。自己的过犯自己担,今天不去姥姥家了。”

?

?

?

? 她大声哭起来,边哭边诉,我一句话也听不清楚。等她平静了,我问原因,她又哭起来,但终于断断续续说清了她的意思。她认为给她的任务都是她不喜欢的,同样是读书,读一本《俗世奇人》也就罢了,为什么必须读《童年》?

?

?

?

? 说实话,我没有读过高尔基的自传体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虽然知道大意,但《童年》究竟写的如何,翻译后的书读起来怎么样,我没有概念。以我对《童年》大意的了解,让五年级孩子读这本书是不合适的,那些作者所经历的苦难和当时社会的扭曲、冷漠,10岁的孩子无法理解。他们不会“忆苦思甜”,就算有感想,也是无病呻吟。网搜,满屏都是《童年》读后感,从六年级到初中,从500字到800字,打开看了几句,读不下去,关上。不要说10岁,就是20岁、30岁,如果不亲历,也很难对苦难感同身受。Cathy之前,我没有认真想过“必读书目”这件事,四年级要求读西游记,我找了图画版的让她读了。前几天听说五年级某班要求读原版《三国演义》,为以后学古文作准备。我很诧异:《三国演义》的内容适合5年级小学生读吗?即使是成年人,有多少人完整读过原文版的《三国演义》呢?

????? “必读书目”是一种模版,要硬生生把孩子的阅读兴趣压进一个模子里去。为了验证Cathy的说法,我打开《童年》读了一点,开头几页,中间,后面几页。因为读得少,书是否写得好,称得上文学意义上名着,我不好评价,但是就我读过的内容看,它阴暗、扭曲,字里行字渗透着仇恨。上网检索,发现认为童年不适合孩子的大有人在。2017年中国作家网发表了安武林的文章《童年不适合阅读<童年>》:“尽管高尔基在扉页上题记:献给我的儿子。但我还是觉得这是一本不适合童年阅读的书。在阅读的时候,我惊讶、愤怒、同情、仇恨,情绪一直犹如在惊涛骇浪中航行的船只一样,始终无法保持平静。合上书本,心头落下了一片阴影。直到一个小学教师提出‘此书阅读30多页就读不下去’的时候,我才感觉很有必要谈谈自己的阅读感受。首先,我毫不怀疑这是一部名着,毫不怀疑高尔基所写的内容的真实性,但这部作品中的暴力、血腥、仇恨、丑陋是非常不适合孩子们——尤其是小学生们——阅读的。”

?

我走到Cathy身边坐下,她回过脸来,灿烂地笑了。作为一个阅书无数、自己也在写小说的孩子,Cathy是有分辨能力的。我无法从道理上说服她读《童年》,但我告诉她“这是任务”。有些任务可能并不如你想象的那么美好,也不有趣,但是完成它是你现在的责任。她在“任务”面前低下了头,无论如何,我们仍然要“走出丛林”。

?

?

?

Cathy的每一次反抗都引起我的反思,不得不承认,我越来越重视她的反应和意见。因为她的独立,她的广博,她的纯真,她的不为人情世故所污染,都给我很多启发。我需要小心翼翼地保护她的单纯,又要让她在这个处处是模版的社会里快乐生活,帮她划定一条界线:明辨是非,知道取舍,不人云亦云。划定一条底线:坚持做对的事情,服从但不迷信权威。可以犯错。

?

? Cathy刚才问我:“妈妈,你让我当任务读《童年》这本书,难道是让我学习里面的坏人吗?还有那些脏话……列夫托尔斯泰曾经对高尔基说,‘孩子,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你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个坏人,而你却成了作家!’”

?

我惊讶于她说的这两段看似不相干的话。”是的,孩子,托尔斯泰的话就是我想对你说的话,看过苦难,不是在苦难中毁灭,而是从苦难中升起。“我对Cathy说。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