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US CONTACT US BLOG

WELCOME SINGAPOREDU.CN

LOGOUT 会员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公益行动 > 慈善 > 列表
2013-07-21 10:59:44 | 点击: | 慈善
济南姑娘钟倩的故事
15平方米的房间,一大一小两张床,几件老式家具,屋里值钱的东西便是那台电脑了,这就是钟倩的家。
从2001年至今,苦难与这个家庭形影不离:先是钟倩上学途中查出患上不死的癌症类风湿,辍学踏上漫漫治病之路,接着钟倩的父亲突发脑血栓瘫倒在地,常年瘫痪在床。钟倩的母亲不离不弃的照顾两个重病在床、不能自理的人,今年初母亲积劳成疾,也病倒了。
如此艰难的一家人,他们饱受病魔与贫困的双重煎熬,但没有放弃对生活的希望,相依相伴,而钟倩更是始终怀揣梦想----活着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中考前夕,病魔突降
1995年,钟倩的父母同时下岗,他们靠卖早点供女儿读书。钟倩一心渴望早日出人头地,为家庭减轻负担,可命运总是爱开玩笑,2001年中考前夕,钟倩关节不适、伴有发烧,被医院确诊为类风湿性关节炎。
不顾父母反对,她咬着牙坚持将中考进行到底,三天笔试她是一步一步挪着进入考场,服用激素与止疼药强抑疼痛,最后考完英语时,她已经站不起来。接下来的化学实验与口语考试,钟倩跪下来央求父亲用三轮车将自己送到考场,化学实验操作时,她肿胀的手指连火柴都划不开......
“我不想9年的求学付之东流,我要给父母一个交代!”凭借坚强意志钟倩考完试,第二天就住进了医院。中考成绩放榜,父亲帮钟倩领回成绩单,她被顺利录取,成绩超过预想,英语还是满分。父母借钱给钟倩交上学费,领回军训服、校服、课本等,但是,病魔无情的将她阻挡在校园门外,病情反复加重,三年休学后视为自动放弃。此时,钟倩全身关节变形,病情急剧恶化,无法下地行走。原本60公斤的身体瘦得不足50斤,连医生也直摇头。
父亲病瘫,雪上加霜
“类风湿”致残率极高,疼痛像电流,进入晚期后会侵蚀器官。钟倩病情危重之时央求父母放弃治疗,但她徒生轻生念头,到头来发现自己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这种病是何等的残酷!
父母四处借钱为钟倩看病,背负累累外债,在他们的坚守下,2006年钟倩病情好转,疼痛减轻,渐渐地能坐起来看书了。她重新拿起课本,父亲为她特制了一个写字板,她放在腿上用变形的手指练习写字、写日记,写字水平恢复到过往,钢笔字在市里硬笔书法大赛中获奖,她喜极而泣。
凡是熟悉钟倩的朋友,都直说“这孩子太不容易!”她的双膝关节、双肘关节都已强直变形,只能用左手一根手指敲击电脑,冬天看书双腿冻得失去知觉,夏天写字汗水浸透衣服,点滴的努力都要付出超过常人几倍的努力。当钟倩对未来充满希望时,家里的顶梁柱病倒了。那是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父亲去党支部捐款回来,突发脑血栓,失去意识,送医院抢救挽回一条生命。钟倩的父亲自幼残疾,不能干重活,突发病后丧失全部劳动能力,需要人照顾。
此后,钟倩的父亲经常突然发病住医院,等候钟倩和母亲的常是一张病危通知书,由于神经压迫厉害,他必须成年累月插尿管维持生命,插尿管非常受罪,每月一换不说,且要面临随时感染的风险。就在今年7月初,钟倩的父亲再度住进医院,她的母亲没白没黑陪护,留下生活不能自理的钟倩独自在家。
身处困境,投身公益
父亲病重卧床后,钟倩把之前的药停了,一年到头靠止疼片缓解疼痛。他们一家三人靠着每月1200元低保金度日,钟倩常说,“只要有一分钱,就要给父亲看病,不能再让他多受罪了!”钟倩父亲患病后,她的母亲借遍了亲戚的钱,周围很多邻居与好心人为他捐钱筹集医疗费用,积极伸援手帮他们渡过难关。
钟倩是个感恩的姑娘,一心想着怎样回报别人,2008年底,她创办网络公益热线,省内各大媒体进行报道,她用所学心理专业知识和经历帮他人解决心理困惑,通过邮件、信件、QQ、电话等方式,深受全国各地网友的欢迎,受助群体涵盖研究生、大学生、农民工、残疾人、军人、高中生等。而后,她加入泉城义工,在广播中公布联系方式,帮残疾人群体重塑信念,乐观生活。此外,她还为聋哑儿童安装人工耳蜗策划义卖方案,受邀走进校园对小学生与中学生进行励志教育,带领他们为环卫工献爱心等。
顽疾挡不住钟倩学习与融入社会的脚步。近几年来,她笔耕不辍,创作大量优秀作品,赢得读者广泛好评,所写的论文在山东省获奖,在诸多文学大赛中获奖。钟倩积极为社会建言献策,在济南市政府工作报告开门纳谏、济南泉水节、中国十艺节等大型活动中均荣获奖项,2012年钟倩被评为济南市首届天桥感动人物,最引以为豪的是,2013年初,她被评为百姓代表(共10名)走进山东会堂参加了山东省政协第十一次会议。
母亲患病,举家“瘫痪”
经年累月的照顾两个丧失自理能力的重病号,对于钟倩母亲而言,这是怎样遥遥无期的劳役?钟倩含着泪说,“最愧疚的便是自己的母亲。”母亲不离不弃、任劳任怨支撑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家,父亲插着尿管需要24小时照顾,即便冬天钟倩的母亲也是穿着毛衣睡觉。她和父亲住院多次,都是母亲一人陪床,没有一个人替换过,为了省下钱来给他们看病,母亲陪床时总是咸菜和馒头,好多次晕倒在厕所里,幸好病友发现。
2009年,母亲体检时发现宫颈有癌变,手术做完后,趁麻药还没散去,母亲接着打出租回家给钟倩和父亲做饭,没有卧床休息一天,落下了病根。伴随年龄增长和积年累月的劳疾,今年3月的一天早上,母亲晕倒起不来了,接着送往了医院,经过治疗有所好转,但依然眩晕,她不得不强撑着照顾钟倩与父亲,她忧心忡忡地说,“现在身体每况愈下,连饭也做不了,照顾他们两个真的力不从心,真担心哪天自己一下子栽倒醒不过来.......”
本月义卖活动让我们帮助钟倩
?